MagicLeap想在第一年卖出10万台AR眼镜,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邂逅下一个计算纪元。」

Magic Leap 的官网上放着这样一句话。它完美地解释了这家成立于 2010 年的创业公司,为何能走上巅峰,又在今天跌落神坛。

当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为何物时,已经创立过一家医疗机器人公司,并将公司卖出 16 亿美元的 Rony Abovitz,就开始了在 AR 上的新探索。

▲ Magic Leap 创始人 Rony Abovitz. 图片来自:xxx

所以,当 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创业公司 Oculus,宣告 VR 时代来临时,积淀深厚的 Magic Leap 就更加让人期待,「下一个计算纪元里最好的公司之一」,足以让最顶级的投资机构心甘情愿成为 ATM 机。

但是,就像无数折戟的 VR、AR 公司一样,布局更早、融资更多、技术路线更加硬核的 Magic Leap 一样很难实现它的承诺。

最近,以独家猛料著称的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又一次把 Magic Leap 面临的残酷真相公之于众:据多位离职员工和熟悉 Magic Leap 的人士表示,上市 6 个月后,该公司的第一代 VR 眼镜——Magic Leap One 只卖出了 6000 台,而此前经过调整的比较保守的目标是第一年卖出至少 10 万台。

实际销量和预期的巨大差距,恰如公众预期和 Magic Leap One 的实际体验间的差距。去年 8 月,Magic Leap One 的消费者版本开始发售,售价  2295 美元起,套装由 AR 眼镜、手柄和别在腰间的处理器组成。

综合拿到 Magic Leap One 的媒体和普通消费者的体验,它就是一个比微软的 Hololens 体验「稍微好一点」的 AR 眼镜。它的视场角(FOV)依然狭窄,且远远小于人眼的真实视场角,这意味着画面无法在近处完美叠加到现实场景上,也很难让人沉浸到增强现实的世界中。

▲ 人眼、Play Station VR、Magic Leap One 和 Hololens 的视场角的对比. 图片来自:VentureBeat

即便它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 AR 设备,但和 Magic Leap 曾经描绘的场景相比,还相去甚远,体育馆中高高跃起的鲸鱼,办公室里隔空看邮件,甚至来一场激烈的枪战,还是遥不可及的场景。

就在 2017 年,同样是 The Information 发现这些视频全部出自一家特效公司之手,而不是在 Magic Leap 的技术基础上拍摄的。

消费者生态和开发者生态是相辅相成的东西,当一个代表着未来的产品迟迟无法满足普通消费者在基本体验上的预期时,可能意味着未来还没有来,理智的开发者也不会选择为其开发内容。

相比增强现实,虚拟现实(VR)当下的成熟度要高很多,但它同样面临着消费者不买账的窘境。据我所知,不少在几年前开发 VR 游戏的团队,已经转而开始开发微信小游戏。

Magic Leap 曾寄望于随 5G 到来的下一代版本,据称可以有更宽的视场角,更轻便的机身,但据 The Information 了解,由于「基础技术的限制」,Magic Leap 近期将发布的新版本将只有很小幅度的更新。

Magic Leap 的管理层也在发生动荡,Google CEO,Sundar Pichai 和前高通董事长,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已经悄悄离开了 Magic Leap 的董事会。当然,这可能另有原因,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因为博通对高通的恶意收购案被逐出了高通董事会,Sundar Pichai 的理由是「过于繁忙」,这可能不是借口,因为他刚刚接任了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 CEO。

但是,Magic Leap 已经在过去几周内解雇了多名员工;上个月,另据媒体报道该公司的 CFO,Scott Henry 以及负责创意战略的高级副总裁 John Gaeta 也已经离开了公司,John Gaeta 曾是卢卡斯影业和工业光魔的执行创意总监,主导过《黑客帝国》的创意特效。

下一个计算时代终归要来,但可能比 Magic Leap 的预期要稍远一些。

  

源链接   来源:爱范儿   日期:2019-12-07 23:37:29  

推荐文章

EdCast获得了3500万美元的D系列资金

在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卡尔·梅塔的带领下,EdCast提供了一个基于AI的知识云解决方案,用于在整个企业范围内进行统一发现,个性化学习和知识管理。EdCast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面向企业客户的AI驱动的个性化学习和知识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已完成3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全球2000强公司和大型政府组织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其平台来解决发现和管理问题所有外部和内部知识源中的问题


创业10年,我只看中这1种能力

我今天主要讲企业在变革阶段,怎么去做创新人才战略。1.从内部发掘人才讲一个上市公司宗申集团的案例,董事长左宗申从修摩托车起家,然后做摩托车发动机、农用车发动机、军用机发动机,他把发动机做到了极致。为什么做投资的人对马云的愿望是悲观的,因为投资看到的都是更多新的技术机会,新的技术机会出现的时候,对原有行业的大公司是把双刃剑


专访腾讯汤道生:在行业困难时期,腾讯教育更需要站出来

腾讯一家是不可能把所有的这些需求都满足的,我们希望通过WeLearning,以底层技术能力和开放平台搭建腾讯教育中台,打破数据孤岛,承载生态中合作伙伴的应用,真正实现智慧化教育。


动态 | 科银资本投资智能营销广告平台广多多APP

科银中国CEO许英龙表示:除了基础的商业模式、解决思路,他更看重的是广多多APP团队的落地能力,非常看好广多多目前正在大力发展全国规模的区域私域流量价值变现系统,该系统将直接对接全国地市级千千万万的中小广告主,  实现区域私域流量价值赋能变现。


翻完优客工场352页招股书,我们发现它另外半条命不靠工位

"优客工场股权结构(招股书)招股书显,毛大庆夫妇持股35.27%,是优客工场第一大股东。优客工场国内空间分布优客工场不就是卖工位吗?不,半条命靠别的优客工场目前的商业模式不仅仅是空间运营,而是“空间运营+非空间业务”模式。优客工场缺钱吗?缺,债权+股权“两条腿”走路WeWork有软银股东做靠山,利用股+债的高级融资术撬动了百亿级的资金,优客工场的财技何呢?PropTech研习社发现,优客工场在上市前,还发行了3次普通股以及1次可转换债券。优客工场企业会员构成(招股书)从会员数量上看,优客工场的会员增速着实迅猛。这样的风险,优客工场能规避吗?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披露,除了租赁的联合办公空间和办公室外,其拥有两块土地的使用权,但目前尚未开始施工。此外,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表,2019年前三季度大部分的营销和品牌服务净收入均于圣光中硕,这是优客工场于2018年12月收购的数字营销服务提供商。而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优客工场办公空间会员服务的收入和非空间收入均超过了4亿元。据业内人士跟PropTech研习社透露,优客工场2018年990万的利息支出着实不低,这说明优客工场的借款至少一个多亿。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投资?优客工场真实情况何?公布招股书后能否期上市?上市路上会步WeWork后尘吗?业内人士何看待优客工场赴美上市?PropTech研习社翻了352页招股书,并找了业内22位CEO们聊了聊,我们发现了优客工场的7大秘密。43位股东,到底是谁的优客工场?放心,毛大庆夫妇hold得住在联合办公的赛道中,大概鲜有选手像优客工场这般,拥有此之多的股东。此外,优客工场在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的利息⽀出分别为⼈⺠币990万元(140万美元)和800万元(约合110万美元),⽽2017年利息支出仅为⼈⺠币10万元,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将利息支出激增解释为银⾏贷款及其他借款额增加。我想优客工场证明了这一点。优客工场在今年前三季度多开了9家空间,但亏损额增加了1.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