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黄宇红:只有开放和创新才能实现5G商用成功


宽带汇2019

12月6日,首届「宽带汇·2019 5G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来自政府领导、行业专家、产业领袖、创业企业和投资机构高管等300余人与会。7场主题分享,3场圆桌对话,4场1on1定向交流,与会嘉宾进行了「高带宽」的行业分享,「高密度」的思想碰撞,「高可靠低延时」的深度对接,基于产业的各个视角和维度,铺画了5G万物智联时代的技术图景、产业图景和业务图景。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作为演讲嘉宾出席本次论坛,并以5G时代的开放与创新为主题发表演讲。我们对此加以精编,与大家分享大会现场的洞见与思考。

观点精选

同4G不同,5G建设不仅仅是建设一个巨大网络,更重要的是行业应用的挖掘、开发、推广和深化。5G发展面临的挑战:5G产业需要不断完善;5G灵活运营要求高;跨行业融合门槛高,商业模式需要探索。打造5G开放网络:产业开放、架构开放、成果开放、能力开放。中国移动联合全球运营商发起的O-RAN(开放型无线接入网)联盟,以“开放”和“智能化”作为核心愿景,已有130多个成员单位,包括全球最大的20多家运营商。通过边缘计算打造没有围墙的花园。“Pioneer 300”计划也是其面向开放5G生态的重要推手。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经整理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 黄宇红

中国移动的实践与思考

5G改变社会,这是中国移动最早提出来的理念。今天“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这已经是全社会共识的方向。现在社会各界都对5G的重要性有着非常强烈的共识,并对5G的建设、发展和演进有着强烈的期待。

现在5G已经商用,为了实现5G的商用,整个产业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中国移动对5G的需求定义、技术路线选择、标准制定和产业生态的发展,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贡献。

从最开始的需求定义入手,我们跟产业共同来定义5G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提出了“5G之花”,并推动八项指标成为ITU(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同时在标准和技术方面我们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者和主导者,我会重点讲O-RAN(开放型无线接入网),但O-RAN仅仅是一个侧面,还有很多5G关键的技术,比如天线,网络架构的变革,传输网的变革等等,这些都是中国移动在主导。同时我们很早就开始打造端到端的产业,通过网络领航计划,终端先行者计划,从终端到无线到传送网等等来推动行业的发展。我们很最早认识到5G不仅仅是面向个人用户,而是要跟各行各业的深度融合的,因此我们早在2016年就在全球率先成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与社会各界进行广泛的探索和合作,以推动产业应用的发展。

今年10月31号5G正式商用了,中国移动制定了五万个基站的全年铺设计划,目前已经基本完成并开通,年底应该有更多;同时已经在超过五十个城市开通了5G的网络。中国移动的目标是在明年建成全球最大的5G网络,我们明年的客户发展目标是七千万,终端销量1亿,明年全国大概是1.5亿终端的销量,这么大的发展力度会有利5G规模发展。

5G网络发展面临的挑战

5G发展过程中还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同4G不同,5G建设不仅仅是建设一个巨大网络,更重要的是行业应用的挖掘、开发、推广和深化,创新出新的业务和商用模式。虽然5G网络已经商用,但在建设、运维方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不断地完善,比如现在5G的成本、功耗还需要进一步降低。5G承载的已经不仅仅是过去面向个人建一条路了,我们提出要打造一个城市,这表明5G的网络也将非常的复杂。如何对这种既灵活又复杂的架构进行管理,如何推动跟各行各业的融合,是很大的挑战。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前进了很大一步,已经有很多业务在探索中,例如中国移动提出的一百个示范,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到底将来怎么能广泛的推广,仍然需要很多工作。

面向这些挑战,不能盲目乐观,我们一定重视问题。但是有挑战一定要想怎么来应对,我想这个才是积极面向未来的一种态度。那么中国移动提出了5G+的计划,大家可能也都耳熟能详了。在刚刚结束的中国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我们也发布了五个升级,在这里时间关系我也不展开说了。重点我想就技术升级这块谈我们对未来的一些思考。

5G开放网络的核心是产业开放

我们认为未来的5G时代跟过去很大的不同,全生态都在积极参与,为什么?是因为在5G的时代我们通信产业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变革——开放。

最开始1G、2G、3G包括4G的时候,其实某种意义上还是封闭和半封闭的网络发展模式,还有点像我们过去计算机世界是个大型机主导的运作方式,但在后期出现了互联网,整个生态走向不断地丰富、开放、融合和发展。这个对移动通信产业是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的。所以我们现在也提出来5G应该是一个开放的网络,用开放来促进全社会的共同创新。

我们这里提到的开放包括产业开放,这实际上是最核心的,如果我们是一个封闭的体系,那在开放的道路上其实还是很困难的。当然如果要实现这种产业的开放,那么我们需要本身技术网络的架构开放,这里面就像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说让用户能连接上云,我们自身的网络也朝着云化、软硬解耦、控制与承载分离,边缘计算的方向发展,各方共同来构建一个没有围墙的花园;同时我们也希望推动软件的开源,硬件的白盒等等,让成果更开放,更共享,大家共同创新同时又共享创新,这也跟我们国家的共享理念也是一脉相承。

第四个开放是能力的开放,从我们通信网来说,不仅仅是修一条马路连接,其实我们发现在网络有很大重要的能力可以开放、网络上的数据能力也可以开放出来给我们的合作伙伴,让他们基于运营商开放的能力上构建和发展他们的业务。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开放式的网络,开放式的创新,来推动5G的繁荣发展。

O-RAN,构建开放的无线网产业生态

在核心网方面我们已经在推动云网融合,我们提出来的基于服务化的网络已经走向开放。坦率地说,无线侧面临的困难要比核心网更大,因为无线跟核心网还有跟大的不同——核心网的解耦做得最早,速度最快,因为核心网更多的是数字化领域,功能主要还是基于软件为主,这样通过云化开放相对较容易做到的,当然过程中还是有很多挑战;而无线因为空口复杂,且物理层的处理难度大,难以迅速的实现全面开放。但是中国移动还是大胆地提出并推动无线网络的开放。

先讲一下O-RAN是一个什么样的核心理念。大家可以看这张图,传统上无线基站包括下面的AAU/RRU天线和射频单元,以及基带部分,是一个黑匣子;即便天线可以独立出来,但是基带和控制等等都是捆绑在一起的。在5G的架构中,核心原理还是类似的,但是各部分之间的耦合有所放松。但即便某些环节打开之后,这些解耦后的软硬件模块,还是由同一个厂家提供的。这种方式对运营商而言,建设网络和运维比较轻松和简单,买来设备搭建起来就可以了。

O-RAN构建开放的无线网产业生态(演讲者提供)

但是我们发现随着业务的发展,网络的复杂性越来越高,虽然2G、3G,可能逐步要退出历史舞台,但我们还有4G、5G,还有各种各样的频段,将来的网络其实也是非常的复杂,那么如何实现按需构建网络,如何让我们的无线网络的能力也开放出去,如何一体化、智能化管理网络这都是面向未来的很多挑战。所以中国移动联合了国际主流的运营商像AT&T等共同提出来这么一个O-RAN,目标就是把无线网再打开。

首先是接口开放,比如说射频部分和数字基带单元的接口需要开放,数字基带和控制单元的接口也需要开放,控制单元跟网管单元也应该开放,这样可以灵活按需构建网络,实现不同厂家设备的互联互通,来降低成本。

第二是云化。要求软硬解耦,特别是在数字部分,因为都是数字处理,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它变成底层是通用硬件平台,上面是灵活可以快速复制的功能软件模块,同时还可以跟MEC(边缘云)共享平台,这样以来,网络不管是灵活性,还是由池化带来的规模效益都更大。增加一个新功能加载一个软件就可以了,而且可以在全网统一加载,进而实现快速部署,降低成本。当然在无线侧还需要有一些加速器来处理物理层的很多需要快速处理的能力和算法等等,我们会把加速器与通用硬件平台间的接口标准化。

第三是开放硬件参考设计,我们也在考虑射频部分与基带部分是否可以更加通用化,打造开放的硬件参考设计,提升硬件平台的规模效应,从而一方面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鼓励多种创新。

第四是智能化。前面说了5G网络更灵活,特别是开放以后,也要适应多种业务需要,为客户提供满意的服务保障,靠传统方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把人工智能等等新技术引入进来,实现网络自动化,智能的运营和管理。所以我们在O-RAN里面也引入了新的,像无线智能控制单元这样智能化的、在基站部分的小脑,来促进无线网络更加智能高效。

第五是开源化。我们也希望推动未来无线网络的软件更加开源,这样大家可以共同贡献无线网络发展的智慧,也推动它的共享,降低整个研发的成本。

O-RAN联盟是个年轻的组织,发展历程还是比较短的,在去年的世界电信大会期间,在GTI峰会上,中国移动等五大运营商正式启动这么一个平台,其中的O代表Open,也就是开放。这个开放也是中国移动李正茂副总裁倡议的,要强调这个是开放的无线网络,这一点也得到了广大运营商的支持,目前O-RAN联盟已经有二十二家运营商加入,而且这二十二家运营商也是全球最大的前二十多个运营商,这些运营商服务的规模在全球占据非常大的比例。O-RAN联盟现在已经有一百三十九家成员,也推出了24份技术规范,包括它的原型产品等等。

最近我们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领导一起,发布了O-RAN的集成测试中心,就是想让组件真正做到互联互通,运营商可以基于组件快速的部署它的网络。

当然O-RAN的发展也让我们深刻认识到,要改变现在无线网的发展模式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还是一个比较漫长的历程,还是应该从简入难,一步一个脚印来推进。我们大致有这么一个路线图,如果从天线数来说会从两天线开始,四天线,八天线,在更未来再考虑三十二、六十四大规模天线的方式。站型我们先从小站推起,逐步向街道站、宏站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希望最终无线网也是一个云,外面连接一个个的标准化射频组件,这样让无线网络更加简洁,快速适应多种网络体制、技术、功能等等的引入。

随着一百三十九家伙伴的加入,应该说O-RAN生态已经初步建成,而且在我们国家主推的是小站,小站的产业生态也初步具备,也有相应的产品推出,我们也正在进行实验和测试,并期待明年能够走向商用。

O-RAN产业生态构建挑战与机遇(演讲者提供)

从这个图里看到实现O-RAN后,生态更加多样,有各种各样的厂家,有关键器件厂家,还有底层的硬件供应商,还有软件供应商,包括系统集成商。

目前我们虽然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还不够健壮,还有很多挑战。像通用计算平台现在还比较单一,目前主要是X86,但是我们也特别期待像ARM这种计算平台能够起来,能够让计算平台的产业更加丰富。我们所需要的硬件加速器,现在选型也比较单一,也需要更多低成本的加速器解决方案。此外,解决方案也需要不断优化,毕竟它是基于通用的平台,其集成度,功耗也需要不断地优化和降低,同时随着O-RAN支持的天线数向多发展和基站向大发展,处理能力要更加强大,而且O-RAN接口开放到底怎么划分是最优的,还有需要研究的地方。射频单元,如何做到非常通用化和适应将来的多种不同频段的部署需要,也有很多需要产业推进的地方。

网络在变革,运营商也需要转型,要真正适应未来这种走到无线云化的趋势,对于运营商的挑战也是非常大的。我们需要自身要构建这种集成运营管理的能力,真正用好O-RAN全新的架构。

O-RAN带来的变革为产业更广泛参与到5G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所以我们也特别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这种新的产业发展。

边缘计算:构建没有围墙的花园

接下来讲讲边缘计算,中国移动希望打造一个资源融合、平台融通、产业融智的边缘计算平台。通过边缘计算来构建一个开放的、没有围墙的花园,助力生态繁荣发展。

边缘计算的技术体系包括IaaS层,提供云化环境、硬件等基础设施;PaaS层,提供边缘计算服务框架,运行环境API和应用的管理;之上是各种边缘计算应用,以及我们构建的管理运营平台。通过边缘计算平台,我们会开放各种能力给合作伙伴。前期通过大量努力研究了网络哪些能力可以开放,边缘计算能提供哪些能力来赋能各行各业,目前已经开放了将近两百个赋能行业API。今年中国移动提出了“Pioneer 300”计划,推进边缘计算发展。第一个一百是边缘计算节点,已评估出三百多个机房,选取了100个进行了试点建设,目前已有50多个具备5G覆盖。API已经有一百七十多个了,合作伙伴也已经有超过一百家在我们的边缘计算平台上开展业务和应用创新。

面向未来,5G的发展与我们国家的发展理念是一致的,只有开放和创新才能赢得5G的成功发展。中国移动一定会携手产业做大创新生态圈,携手共创5G美好未来。

          

源链接   来源:企名片   日期: 2019-12-16 14:07:36  

推荐文章

瞄准AI训练市场,「燧原科技」发布首款人工智能训练产品“云燧T10”

36氪近日接触到的“燧原科技”成立于2018年3月,目标是为客户提供云端训练和推断的国产通用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服务金融、医疗、教育、交通等行业,为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等智能化场景提供AI算力。


Bluespace.ai了3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Bluespace.ai的顾问包括前Uber自动驾驶计划副总裁,Keyhole创始人,Google  Maps  VP的创始人Brian“  BAM”  McClendon,现在为堪萨斯城的智能城市计划提供建议,以及前安全与系统负责人Nick  Swarup的建议。


美国医疗科技公司caresyntax获4560万美元融资

caresyntax把来自医疗设备、电子健康记录和手术室中其他来源的数据集成到统一的数据平台上,帮助医护人员更好地识别和管理风险,提高工作流程效率,降低手术中发生风险的概率,提高手术预后效果。”Barco  GM  Healthcare高级副总裁Filip  Pintelon表示:“我们希望将caresyntax的外科智能与自动化技术应用于我们推出的手术室Barco  Nexxis解决方案,以改善整体手术决决策、效率及效果。


软银全球“挤泡泡”,中国独角兽遭殃

"消息人士称,软银集团管理的愿景基金已在这两个公司上投资约10亿美元。软银拒绝对其在中国公司的投资置评。此次首次公开募股将这家公司估值为37亿美元,约为去年软银愿景基金投资1亿美元时估值水平的一半,周五首次挂牌交易天,股价略有跌。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是软银集团在中国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投资118亿美元,在美国竞争对手Uber用其中国业务换取滴滴的股份后,该公司似乎前景光明。"


百度副总裁景鲲:小度音箱最大的用户群是儿童家庭

"小度音箱也在通过增加更多功能提升用户的活跃度,这与百度对智能音箱产品的定位有关。因为我们觉得这部分音箱是有价值的,用户会先使用一个没有屏幕的音箱,但是他使用习惯之后会升级成有屏幕的音箱,大家PK的东西就不一样了,我们在智能屏的产品是领先的。景鲲表,百度从做小度音箱的第一天开始就把它成一个操作系统,以小度音箱很强调开发者社区,强调软件平台的能力。基于对App的理解,景鲲认为把小度在家系列产品叫做智能音箱或者有屏音箱限制了用户的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