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转型:下半场比上半场挑战更大


编者按:本文来自《财经》杂志,作者 谢丽容,编辑 马克,36氪经授权发布。

创建已逾半个世纪的全球科技巨头英特尔正在进行第二次战略转型。

10月初,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数据中心事业部总经理Navin Shenoy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英特尔这一轮转型过半,上半轮转型达到预期。

他的重要依据是,去年英特尔的营收是708亿美元,传统PC业务和新兴的数据中心业务占比几乎达到了5∶5。他认为,对于英特尔来说,这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阶段,许多企业的转型在一开始就失败了,因为那是最难、最具挑战性的阶段。

2016年开始,英特尔启动了新一轮转型。对于这个缔造了PC时代的半导体巨头来说,PC市场依然重要,但不会是重点了,英特尔将目光放在了数据中心、FPGA、5G、存储芯片等业务上,英特尔希望转型成一家数字公司。当时,英特尔启动了总数超过1.2万人的裁员行动。

转型战略启动后,数据中心业务及AI、物联网等新兴业务部门成为英特尔最受重视的业务,Navin Shenoy目前主导这两大部门。

其中,数据中心业务是代表英特尔未来定位的基础业务,主要出售基于服务器的芯片和模组;AI、物联网等新兴业务部门则代表英特尔在新赛道上的新业务,它基于数据中心业务,但又覆盖了数字化应用市场。这两大部门目前已经为英特尔贡献了几乎一半的营收,Navin Shenoy预计,未来,这两大部门的营收占比还将进一步提升。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英特尔总收入7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00亿元),年增13%;其中,PC业务全年营收370亿美元,占全年总收入跌至52%;数据中心业务330亿美元,年增9%,全年收入占比48%,年复合增长率15%。

对比2012年的数据,英特尔的PC业务收入占72%,此后六年该业务年复合增长率为0,直到最近一年开始微增。

Navin Shenoy对《财经》记者说,PC微处理器业务对英特尔来说依然重要,但数据中心业务才是英特尔的未来。

转型逻辑

英特尔公司最为人所知的是个人电脑处理器。但是从2016年开始,这家公司为自己选定了一条新的赛道,打算成为一家数据公司。

2013年,人工智能的兴起使AI芯片成为了全球芯片产业里的“网红”,AI芯片创业公司频出,谷歌、亚马逊、百度、阿里、华为等大型互联网公司或云计算公司纷纷自研AI芯片,至今方兴未艾。

这意味着,未来智能世界对算力的需求发生了显著变化,通用计算芯片虽然仍将是数据中心里的主流芯片,但大型数据中心越来越需要多样化的、经过定制的算力,去处理更庞大的数据和执行更复杂的算法。

不仅于此,5G、物联网多项技术的叠加带来的不仅是数据的爆发式增长,也让数据计算和存储变得无处不在。

英特尔的这一轮转型是基于对趋势的判断。所谓数据公司,对于英特尔来说有两层含义。其一,这并非说英特尔要造数据,更不是意味着放弃芯片设计制造,而是英特尔认为未来世界是基于数据的,计算将无处不在且类型多样,英特尔要去满足这种需求。其二,英特尔不仅仅满足芯片制造本身,需要渗透产业链的更多环节,才能让行业用户更好地去计算、存储、传输、利用数据。

此时回顾英特尔公司的第一次转型颇有意义。创建于1968年的英特尔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生产企业,也是“硅谷”最有代表性的企业之一。

英特尔的两位创始人,一位是发明了集成电路的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另一位是提出“摩尔定律”的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公司的第三位员工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则是后来主导英特尔第一次转型的核心推手,也是全球企业管理大师之一。

英特尔公司最初的产品是半导体存储器芯片。1969年,英特尔推出自己的第一批产品——3101存储器芯片,随后又推出1101和1103,这种价廉物美的产品深受欢迎,供不应求,它的诞生正式宣告了磁芯存储器的灭亡。1971年,英特尔公司股票上市。

由于英特尔在存储芯片上的不断创新,使得全球计算机产业发生了革命性的演进,当时,英特尔在这个领域眸睨天下,市占率近乎100%。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日本公司突然崛起,以超大的投入和惊人的高效,迅速吞噬英特尔存储芯片的市场份额。

时任英特尔CEO格罗夫以“偏执狂”著称,在一次又一次的会议、没完没了的争吵之后,他做出了转移战线的决策。这是英特尔历史上的第一次重大转型,在当时,这相当于放弃了一片森林,重建另一片森林,无论内外,这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格罗夫当时判定,电脑市场很可能会迅速发展起来,但只要英特尔仍然与其他芯片制造商分享自己的设计,就只能作为一个命运不定的配件供应商,受制于比它大60倍的IBM。英特尔必须使自己成为微处理器的唯一货源,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但保守派认为,英特尔可以在这片已经成势的森林里进一步做深护城河,尝试打败新进入者,毕竟存储芯片的整体市场并没有下滑,相对于转换赛道,这个选择更安全。

格罗夫最终坚持重建一片森林。1985年秋天开始,英特尔全力投入到微处理器的开发和研制中,一年后推出当时具备跨时代意义的386微处理器,一举激活市场。以此为节点,作为存储器之王的英特尔公司逐步消失,更为强大的微处理器帝国根据地逐步稳固。

到了1992年,英特尔的销售额达58亿美元,利润首次突破1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企业。英特尔和微软取代了IBM,逐渐成为整个计算机产业的领导者。

前后对比来看,两次转型的外部环境是完全不同的。第一次转型英特尔的既有赛道并没有萎缩,只是进入了更加强大的竞争对手;这一次转型,英特尔的赛道大为拓宽,需要抓住新机会。

相同的是,英特尔两次转型的目的,都是为了抓住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上一轮转型帮助英特尔创造了PC新时代;这一轮转型如果成功,英特尔将不只站在数字化市场的幕后,而是成为主角。Navin Shenoy说,英特尔发展历史上最大的机会就摆在面前,英特尔想要抓住。

已成和未成的?

这一轮转型的定位,英特尔其实还是有选项的。

一个选项是继续在芯片市场横向扩张,除了电脑芯片,还可以做服务器芯片、5G手机芯片、物联网芯片。这个选项的核心是可以做多种类型的芯片,但仍只在硬件领域。

另一个选项,则是目前的方案,聚焦服务器芯片和物联网芯片,但要跳出硬件设计制造的圈子,参与到数字化产业链的每个环节,转变为提供包括芯片、IP、算法等在内的综合解决方案的公司。

英特尔的商业模式历来是靠大投入、大批量来实现商业回报。一代芯片,英特尔需要投入巨量前期研发、资金资源,但如果押对赛道,销量回报也是可观的。此时回顾来看,在市场变化飞快的这些年,第一个选项其实风险不小。

今年4月,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基带研发,并将该业务出售给了苹果。同一时间苹果和高通发布声明达成和解,宣布再次选择高通作为5G基带提供商。此前,苹果希望英特尔能够为其提供5G基带,替代高通。

当时,英特尔首席执行官Robert Swan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英特尔对5G的机会和云计算非常感兴趣,但在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中,很明显没有明确的盈利机会和良好的回报。但5G仍然是英特尔的战略重点。他称,英特尔正在评估5G领域的价值选择,包括5G领域各种以数据为中心的设备和平台。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英特尔在时刻面对选择,以及承受错误选择带来的风险。

当《财经》记者问及,过去三年转型,最成功的是什么?Navin Shenoy回应称,这三年是英特尔转型的上半场,最大的成就是验证了新定位的准确性——从过去的以PC业务为中心到现在以数据为中心。

他认为,对于像英特尔这么大体量的一个公司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变化。“许多公司的转型在一开始就失败了,因为定位就很困难,充满挑战,我们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阶段。”

近四年来,英特尔从组织架构、产品路线图和市场策略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调整,例如,设立新设备和物联网部门,并在随后将其分别升级为事业群,提高在公司内部的地位。

对一个单纯提供芯片的公司来说,第二个选项的最大挑战,是战线更长了,从原来只接触终端(电脑和服务器)厂商,触角延伸到实体经济的各行各业。

Navin Shenoy向《财经》记者表示,英特尔高峰期可以占到所在市场80%-90%的份额,客户相对集中和稳定,这让整个英特尔的工作文化更加关注内部工作,不会过多关注客户。

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告诉《财经》记者,PC时代的英特尔,技术转换成价值之间的链条很短,转型之后,从技术到最后的价值转换和释放过程变得更长更复杂,产品线变得更长更宽,这直接要求英特尔自身能力要跟上。

例如,不少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能力,英特尔以前是没有的,但客户提出了需求又必须要有,所以,要做的事比以前更多、更复杂。

给英特尔内部带来的改变是,做事需要更有紧迫感,更加考验内部协同性。销售和产品部门协调越来越好,每一个环节,无论是芯片、软件,还是优化,都要同时为客户提供服务,一个环节慢了,其他环节都要等。

这其实是所有正在深挖数字化市场的公司共同的感受。

腾讯公司的一位政府和企业市场的高管近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腾讯擅长做个人用户市场,企业数字化市场的玩法完全不同,产品好、技术好,不一定能够带来市场,基于技术和产品之上的服务能力反而是最重要的。“尝试了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试图去让客户跟着你的规则走,这是不现实的,相反,你需要去适应对方。”

Navin Shenoy说,英特尔瞄准的是一个3000亿美元的市场,市场份额只有25%左右,剩下的75%握在对手手里,这迫使英特尔上下必须更多去关注客户。

在卖出一批处理器,一单生意就基本结束的PC时代,这样的逻辑是无法被英特尔员工所理解的。现在,决策时间变得越来越短,交付时间经常也很短,Navin Shenoy要求尽量满足客户,在内部充分配合的情况下,评估是否要做,以及交付时间。评估的内容更多是交付的方案和时间,而不是考虑做不做。

“通常情况下,我们要同意做,除非实在做不到。”杨旭说。

这一点,极大考验英特尔内部协同的意愿和能力。Navin Shenoy对《财经》记者说,相较于外部竞争,对于当下的英特尔来说,更迫切的是让所有英特尔员工进一步理解新的企业文化,并做到。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Bob Swan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一个细节,今天,当英特尔开会决定一些事项时,会在会议室里准备一把空椅子,背面写上客户的名字,以此提醒自己在做决策时,客户是怎么想的,是否会对英特尔在这次会议上所做的决策感到满意。

Navin Shenoy关注的另一件事是新赛道业务。他对《财经》记者说,相对于数据中心业务,他更加关心包括5G、AI和云等物联网领域的新产品和新业务是否能够取得成功。

多年来,英特尔在服务器市场几乎处于无人能敌的状态,长期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仅守护这个市场,无法为英特尔带来更多好的明天。

决定转型后,英特尔收购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在上述领域的软件和硬件公司。其中最著名的是2015年收购Altera和2017年收购Mobileye,Altera公司的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技术帮助英特尔加深了在服务器市场的护城河,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收购Mobileye英特尔花了153亿美元,这个数字在英特尔的收购史上排名第二。买下这家来自以色列的新创公司后,英特尔在自动驾驶领域的优势更加明显,因为它不但掌握了自动驾驶车辆的“大脑”(英特尔芯片),还控制了“眼睛”(Mobileye的产品)。

最新的收购案发生在今年10月,英特尔宣布将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加拿大多伦多软件公司Pivot Technology Solutions(Pivot)旗下的Smart Edge业务。英特尔收购这个业务的考量是布局在5G边缘计算的技术能力。

收购的标的不同,侧重的技术也不同,但目标是相同的。

在内部架构中,英特尔的计算能力分布在三个部门。后端的计算能力,统一放在“数据中心”的部门,这个部门既包括英特尔传统的处理器,也包括收购的Nervana这种专门针对深度学习的加速芯片等。

传统芯片处理通用数据的能力强,但加速能力不够,对人工智能、5G通信、高性能存储,需要有针对性的处理能力,即FPGA,这个能力落在“可编程解决方案事业部”。

到了最接近市场的前端,在一些有针对性的具体应用中,需要更强的个性化数据的加速处理能力,就是英特尔的物联网解决方案部门。

三种计算能力纵向打通,其实针对的就是新兴的物联网市场。英特尔在服务器领域具备绝对优势,但服务器芯片之外的物联网设备芯片市场,是属于ARM的,两大巨头各据一隅。

ARM在物联网市场的技术产品组合范围甚广,涉及芯片、工具和软件及生态系统。这也是英特尔在物联网领域希望快速塑造成形的打法。

近两年,英特尔选取了一些行业,例如制造业、交通运输业、零售业为重点领域,在这些领域向一些重点客户提供整合的解决方案、服务管理、芯片网络、数据中心以及安全管理等,用生态合作的模式来吸引合作伙伴。但和这个市场很多巨头玩家一样,一切刚刚开始,所有人都在探索、试错,调整动作。

Navin Shenoy没有直接给出对英特尔在这个市场的预期。他说,这个市场对于英特尔来说还属于早期,他无法在下个月、下季度或者明年就来衡量新业务是否成功。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是五年、甚至十年,到那时,才能得到一个更加客观的成绩单。

这将是英特尔在转型下半场最大的不确定性。

          

源链接   来源:企名片   日期: 2019-11-26 17:45:29  

推荐文章

研华蔡奇男:以数字化·工业物联网平台 实现智能制造升级转型

11月22日,在雷锋网于深圳举办的AIoT年终盛会——2019全球AIoT产业  ·  智能制造峰会上,来自研华科技工业物联网事业群总经理蔡奇男,带来了以数字化·工业物联网平台  实现智能制造升级转型的主题分享。


亚马逊推出第二代Arm服务器芯片Graviton2,能否快速替代x86?

以下是在每个vCPU的基础上,Graviton2  M6g与各种工作负载相对于Skylake  Xeon  SP实例的堆叠方式:SPECjvm  2008:+  43%SPEC  CPU  2017整数:+  44%SPEC  CPU  2017浮点数:+  24%Nginx的HTTPS负载平衡:+  24%内存缓存:性能提高了43%,延迟更短X.264视频编码:+  26%使用Cadence  Xcellium进行的EDA模模拟:+  54%需要指出,这些比较使Arm芯片上的内核与超线程相对应。


DeepMind 联合创始人 Mustafa Suleyman 离开 DeepMind 加入谷歌

雷锋网按,外媒消息,此前就从  DeepMind  休假的联合创始人  Mustafa  Suleyman,今天正式宣布离开  DeepMind  并加入谷歌,目的是在谷歌做更多  AI  技术的实际应用。Hassabis  对此发表了一篇博客,在博客中写道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Mustafa  在过去的  10  年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帮助  DeepMind  发展壮大、和谷歌一起开展了一系列创新合作来降低数据中心的能量消耗耗、改进安卓系统的电量消耗、优化谷歌  Play  商店,而且找到了一些帮病人、护士、医生都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法,Mustafa  离开  DeepMind  也让我们开始为长期的成功做准备,我非常期待看到他加入谷歌担任新的角色之后能做出哪些新的成果。


全球首款 5G 扩展现实平台骁龙 XR2 发布,AI 性能提升 11 倍

图为雷锋网主编现场产品体验值得一提的是,在  AI  和  5G  连接支持下,XR  平台已对视觉、交互和音频技术方面进行了定制优化,具体表现为:视觉体验:骁龙  XR2  平台的  GPU  处理能力提升了  2  倍,能够以  1.5  倍像素填充率和  3  倍纹理速率实现高效、高品质的图形渲染。雷锋网消息,2019  年  12  月  5  日,在骁龙技术峰会上,高通发布了全球首款支持  5G  的扩展现实平台骁龙  XR2,可实现现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跨领域扩展。


AI 最佳雇主评选来了!100000 票选最受 AI 开发者青睐的企业 Top 榜

如果您有以下问题,或者想与  AI  研习社合作,可以添加社区管理员微信与我们联系:bajiaojiao-sz企业礼品赞助企业入驻、评选相关问题100000  AI  人才为你投票,企业扫码报名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次评选完全由社区开发者们选出,如果你想让  100000  AI  人才快速了解你的企业,如果你也想通过此次  AI  最佳雇主评选凸显企业价值和竞争力,  可进入以下链接接进行报名:https://job.yanxishe.com/bestAi2019友情提醒:为了让投票者更加清晰快速地了解贵司的价值观、人才观以及技术优势,请您务必认真填写报名页面所示的信息资料并上传企业  logo,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给开发者。